專科醫師規范化培訓路在何方?北大醫學用五年時間給瞭這樣的答案

專科醫師規范化培訓(簡稱“專培”)是畢業後醫學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其設置的初衷是在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的基礎上,繼續培養能夠獨立、規范地從事疾病專科診療工作的臨床醫師。

從2015年,將心血管內科等11個專科進行第一批專培試點開始,北京大學醫學部已在探索專科醫師培訓模式的道路上走過五年。

目前,北京大學醫學部的6傢附屬醫院,48個專科試點, 有657名在培專科醫師,131名已經完成培訓並通過結業考核。

2020年初,北京大學醫學部四百多名白衣戰士逆行湖北,其中,59名在培的專科醫師表現出優秀的職業精神和專業水準。

那麼,北大醫學部在專培探索中取得瞭哪些經驗,又遇到瞭什麼樣的挑戰?為此,我們采訪瞭 北京大學醫學部副主任段麗萍北京大學醫學部繼教處處長薑輝

1

專培探索有兩大重要背景

2014年11月,教育部、國傢衛生計生委、國傢中醫藥管理局、國傢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的 《關於醫教協同深化臨床醫學人才培養改革的意見》中提出:到2020年,要基本建成院校教育、畢業後教育、繼續教育三階段有機銜接的具有中國特色的標準化、規范化臨床醫學人才培養體系的改革總體目標。

截至2019年底,北京大學醫學部共開展瞭48個專科的專培訓練,專培體系和考核體系基本建立,也基本實現瞭專培試點的目標。

在北京大學醫學部副主任段麗萍看來,開展專培試點工作主要有兩大背景。

第一個背景:“三段式”教學模式

第一個背景:“三段式”教學模式

“三段式”教學模式即臨床醫學人才培養中的院校教育、畢業後教育和繼續教育三個階段。其中,畢業後教育包括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簡稱“住培”)和專培。醫學人才培養的目標和性質決定瞭三個階段緊密關聯,能力培養呈螺旋式上升。

第二個背景:醫教協同

第二個背景:醫教協同

醫教協同是培養合格醫學人才的重要保障。

主要包括:要有相對獨立和完整的醫學教育管理體系,特別是要理順附屬醫院的管理機制,以發揮其在醫學人才培養中的重要作用;保障臨床醫學人才培養“供”與崗位要求“需”的統一;推進臨床醫學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和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的有機銜接等。

頗具特色的“四考合一”

頗具特色的“四考合一”

2019年底,北京大學醫學部專培實現瞭“四考合一”。這是實現各階段有序銜接的重要改革,也是北醫專培的另一大特色。

段麗萍介紹,專培中期考核、博士專業學位研究生臨床能力考核、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第二階段考試這三個考試面向不同培訓對象,按照各自的培訓方案,分別進行考核。同時,北大醫學部繼教處與人事處共同負責的主治醫師能力測試也是一項很重要的考核。

將四個考試統一進行,則會幫助住院醫師和博士研究生提高學習效率,減輕培訓對象的考試壓力。

2

專培體系是否科學是關鍵

回望過去5年對於專培工作的探索實踐,北京大學醫學部繼教處處長薑輝表示,專培體系建設是一個長期的系統化工程,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至關重要。

基地專業應涵蓋面廣

基地專業應涵蓋面廣

2015年,北京大學醫學部將心血管內科等11個專科作為第一批試點,並成為北京市專培試點單位。2016年,啟動婦產科等20個專科的第二批試點。2017年,開始老年內科等16個專科的第三批試點工作。2019年,疼痛專科試點啟動。目前,48個專科試點基本涵蓋瞭住培第二階段的培訓專業。

此外,在導師制以及人事、學位有序銜接政策的同步實施下,各基地初步實現瞭“住專一體化”管理。

保證培訓時間為培訓目標服務

保證培訓時間為培訓目標服務

目前,北京大學醫學部專培的主要培訓模式為“5﹢3﹢X”,其中的“X”表示的就是專培年限。

在薑輝看來,專培旨在培養能夠獨立規范地承擔本專科常見多發疾病和部分疑難疾病診療工作,並且能夠指導下級醫師的主治醫師。

“各個專科根據人才培養的實際需要制定培訓年限,這是專培年限不再統一為2年的根本原因。”薑輝說。

建立科學的專培考核與評價體系

建立科學的專培考核與評價體系

2018年,北京大學醫學部繼續教育處組織部分試點專科開展瞭結業考核方案設計和制定。

在充分學習 上海經驗的基礎上,確定瞭以下的考核方案:

內科結業考核方案包括專業理論和OSCE多站式考核;外科結業考試著重考察手術和臨床思維;口腔各專科結業考核與第二階段考試同時進行,口腔內科各專科考核方案進行瞭相應調整,理論考試專科部分占60%,有40%共同題,而臨床技能和臨床思維由各專科獨立進行。

2019年7月,北大醫學部《專科醫師培訓結業考核方案》正式下發,建立起由過程考核、中期考核和結業考核組成的完整的專培考核評價體系。

從基地建設,到培訓設計,再到培訓後考核體系完善,北大醫學部用5年時間,完成瞭專培工作從“0”到“1”的突破,從“1”到“100”的提升。

3

受眾面如何擴大值得探索

專培的根本目的是提高專科整體診療水平,滿足社會對高質量醫療服務的需求。

薑輝指出,從近5年的經驗來看,如果專培僅限於培訓本單位人員,顯然難以實現上述目標,因此,專培的受眾輻射面還需要進一步擴大。

探索解決專培受眾問題

探索解決專培受眾問題

薑輝介紹,目前,參加專培的大多數是本單位醫師,有少量外單位委培醫師。以北京大學為例,在培的151名專科醫師中,僅有16名為非北京大學醫學部系統的醫師,占比10.6%。

“目前,國傢專培是自願參加,如何吸引更多非培訓基地的醫師參與專培,這是國傢層面專培制度設計應考慮的問題。”薑輝建議,可以通過建立專科醫師準入制度,賦予完成培訓的專科醫師更多權限,提高薪酬待遇等配套措施,來提高專培吸引力,推動專培發展。

內涵建設、制度建設和信息化建設是主要的探索方向

內涵建設、制度建設和信息化建設是主要的探索方向

5年探索路即將告一段落,對於下一步北京大學醫學部專培工作的計劃,薑輝表示,內涵建設、制度建設和信息化建設幾個方面將成為未來的主要發展方向。

以專科醫師自我成長為目標,營造良好的人才培訓和人才使用有機結合的育人環境,激發其自主學習和創新意識是內涵建設的主要。應盡快建立健全勝任力導向的培訓和評價體系,引入“裡程碑體系”和置信職業行為(EPAs),開展形成性評價。同時,還要加強課程建設,創新培訓模式,合理設置培訓專業和培養目標,全面提高住院醫師職業素養和綜合能力。

“期待北大醫學部的專培經驗能夠推動全國專科醫師培訓制度的建立,提高專科醫師培訓合格證書的含金量,建立與培訓和使用相結合的專科醫師準入制度,最終滿足社會需求,實現健康中國戰略目標。”段麗萍說。

文/健康報記者 夏海波 通訊員 韓娜 武慧媛 楊英

編輯制作/夏海波

<>

<這是我見過的最酷的喝水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