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漂亮女孩患重病容顏大變,與43歲母親同框,被誤認為姐妹

改變一個少女美麗容顏,一場大病足以!這張照片是詩雨生病後我們母女的合影,親戚朋友看到後都禁不住唏噓感嘆,他們沒想到短短一年時間病魔就把我漂亮活潑的女孩折磨成得面目全非,若不知內情,為13歲的女兒與43的媽媽姐妹被誤以為姐妹。我不知道老天為什麼要這麼苛責地對待我,在我的丈夫重病之後還不放過我的女兒。丈夫移植保住了命,可女兒現在移植後,生命卻還在經受著排異的艱難考驗。(可進入騰訊樂捐進行了解幫助:【血癌女孩亟盼移植】)

我叫劉麗,和丈夫育有兩個女兒。丈夫一家是新“闖關東”人,但幾十年未能闖出名堂,2007年舉家回到祖籍河北滄州。離家多年,既無田地,又無祖宅,但“回家”的感覺還是踏實。用微薄的積蓄安了家,我們夫妻二人在木材廠打工,兩個孩子在村裡上學。漂泊多年,終於安穩下來,雖然日子依舊不富裕,但一家人能在一起,我很知足。可這樣簡單的幸福卻在三年之後也被老天奪走。

2010年9月,丈夫在加夜班時被砸斷了右腳背上的血管,在村衛生室簡單縫了幾針,歇了兩天又繼續上工,但也許就此埋下了隱患。年底丈夫的右腳開始疼痛,接著五個腳指腳趾相繼潰爛,當作甲溝炎治療三年多始終不見效,丈夫痛苦不堪。從外科到骨科再到血管科,最後才在滄州市醫院確診脈管炎,從膝蓋往下的血管已全部壞掉。前後住院治療五年多,連民間偏方螞蟻粉也用上,但還是仍因感染不得不截掉半節大腳指。2015年出現新技術後,做了自體幹細胞移植病情才得到控制。

丈夫治病5年,所有的擔子壓在我身上,既要打工掙錢,照顧兩個女兒,還要跑醫院,但總算堅持了下來。隻是治病花光了所有積蓄還欠下了十多萬的債,而且丈夫的腳瘸了,不能幹重活,日子舉步維艱。丈夫還沒有等自己的腿好利索就找找了一份跑長途車的活,我也在一家餐館打工,我們拼著命還債,眼看著欠下的債越來越少,可就在我們快要松口氣的時候,一場更大的災難卻又悄然降臨。

去年12月中旬,流感嚴重,小女兒詩語頭疼發燒。孩子體質一直較弱,還得過紫癜,我有些擔心帶著去醫院檢查,沒想到血常規檢查白細胞5萬多,醫生懷疑是白血病。我不敢告訴在跑長途的丈夫怕他分心不安全,立即帶著血樣去了天津復查。我膽戰心驚,可最壞的結果還是來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天塌了!我忍不住放聲痛哭,大病一個接一個,我們這樣的普通農家怎樣承受得起?

急性白血病發展速度特別快,不及時治療很快會沒命。我們馬上開始籌錢,可錢不寬裕,我們不敢去天津,就在本地醫院化療,醫生說化療可以有80%的治愈率,這讓我們看到了希望也堅定了信心,而孩子也特別堅強。抽血、骨穿、腰穿……哪一樣都讓人痛苦不堪,但詩語咬著牙沒落一滴淚。聽說爺爺四處求人借錢,她爸瘸著腿接更多的活跑更遠的長途,孩子說自己沒有任性的資格,必須積極配合治療。

然而孩子還是任性地耍了一會脾氣。“我這麼醜,以後回學校還怎麼見同學呀?”當看到自己一頭秀發大把大把掉落時,因為吃靶向藥而渾身浮腫時,詩語沒忍住眼淚。愛美是女孩的天性,想回到學校是她的夢想。可病魔不僅奪走了她的俏麗,也讓她重回校園變得遙遙無期。三個療程之後,詩語復發了,我仿佛墜入冰窖,她爸爸更是自責,恨自己花光了家裡的錢,要不然孩子能到大醫院治療也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為了救女兒,我們轉到了陸道培醫院,醫生檢查後制定的方案是先做Cart,然後移植。然而沒想到十多萬的Cart卻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骨髓殘留雖然沒有了,基因卻在上升。醫生說這種結果不正常,有可能當初孩子的白血病類型確診錯誤。我心碎萬段,當初為了節約錢沒帶女兒去天津骨穿才會出現這種誤診。幸而醫生及時調整了方案,依然準備移植。但老天卻再次給我們出了難題。

我和丈夫因為身體原因都不適合供髓,大女兒的配型也隻有5個點,而在中華骨髓庫苦苦尋找也沒有發現合適的配型,幸而最終在臺灣骨髓庫找到了全相合的配型。但沒想到,此時疫情仍然嚴重,海關關閉,臺灣供者根本無法入關,一家人焦急萬分。由於詩語病情危急,別無選擇,我們隻能用她姐姐的幹細胞進行移植。但移植的四十萬費用卻又像一座大山,可這是女兒救命的唯一辦法,與老人商量後決定賣房湊錢。

因為Cart沒有效果,6月15日詩語又進行了一次化療,然後是5次放療,這一來又花去了近10萬。6月28日,爺爺奶奶帶著賣房的錢陪著大女兒也來到醫院,一家人半年以來第一次團圓在狹小的出租房,為了挽救詩語一起努力。7月1日,詩語終於進倉,因為大劑量的化療接放療,孩子劇烈嘔吐多天不能進食,進倉第三天就尿酮中毒,臉色鐵青,擔心孩子出現意外,醫生同意我進去陪倉,可偏偏就在這一夜孩子爺爺出現意外。

凌晨2點孩子爺爺突發高燒39.8度,急性腸炎也住進了醫院。早晨醫生急來電說爺爺病危,而此時丈夫正照顧大女兒抽髓,我在陪倉,真是焦頭爛額。我隻能扔下小女兒趕去照顧老人,好在最終化險為夷。爺爺老淚縱橫滿是自責,本來是打算來幫忙沒想到卻添了亂,還多花了孫女的救命錢。最艱難的一個月終於熬過去,8月初女兒出倉了。孩子身體還沒恢復就急著溫習功課,她盼著新學期能回到校園,我們也終於松了口氣。

可是醫生的話卻仿佛一盆冷水把一家人剛點燃的火苗差點澆滅。因為移植配型點位不高,雖然現在孩子表面上風平浪靜,但後期排異可能會非常激烈,必須準備50萬用於抗排異和感染。前期治療已經花費70多萬,我們賣掉了房子,借遍了親友,還在網上貸了錢,現在隻能靠著刷信用卡支持每個月兩三萬的治療費用。孩子這才知道她的病遠未到此結束,躲在病房一角掩面哭泣,我的心幾乎要碎掉,我拿什麼救我的孩子?如果您想幫助這個可憐女孩,想幫助這一家人,請點擊【血癌女孩亟盼移植】,或者打開微信支付——騰訊公益——搜索“血癌女孩亟盼移植”,感謝您的愛心。

騰訊樂捐地址: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000023934,贈人玫瑰手留餘香,感謝您的大愛。阿蘭/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