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醫大受害女生之母: 得知破案消息“驚喜, 又難過”

新京報記者在無錫市濱湖區,找到瞭林伶父母居住的小區。 記者瞭解到,林伶的父親已經離世。 “28年瞭,對傢屬來說太不容易瞭。 ”提及此案,小區內幾乎無人不曉。 ”

2月23日,警察沖進南京市石鼓路一處小區,將54歲的麻繼鋼抓獲。 抓捕現場的視頻中,被反扣雙手的麻繼鋼表情平靜,沒有反抗。

麻繼鋼來自江蘇沛縣,是南京一傢公司的駕駛員。 在熟人眼中,麻繼鋼為人客氣、酷愛養狗,與大多數普通人沒有差別,但沒有人想到,他的另一個身份,是28年前南醫大強奸殺人案的嫌犯。

▲警方比對DNA破獲南醫大女生被害案 嫌疑人近親被盤查時暴露信息。

案發後,死者的父母曾連續多年從無錫趕到南京祭奠女兒,打聽案件進展。 時隔28年,案件終告破。 2月27日,死者的母親告訴新京報記者,“我聽到(這個消息)後,心情有驚喜,又難過。 ”

━━━━━

嫌疑人傢中已無人居住

1992年3月20日,上完晚自習之後,南京醫學院(現南京醫科大學)的學生林伶失蹤瞭。 4天之後(3月24日),她的屍體在學校的窨井中被發現。 經法醫檢驗,林伶被人用鈍器擊打頭部、實施強奸後,按入窨井中死亡。

時隔28年後,警方通過對比,確定麻繼鋼的DNA,與犯罪現場提取的死者陰道拭子DNA分型完全一致。

2月23日凌晨6時許,辦案民警在麻繼鋼傢中將其抓獲歸案。 經審訊,麻繼鋼交代瞭將林伶強奸並殺害的犯罪事實。

2月26日,新京報記者來到麻繼鋼所住小區。 “他被抓後,就沒再見過他傢裡人。 ”一位鄰居表示,前一天,他看到有人拖走瞭麻繼鋼停在小區裡的車,“聽說是單位的人”。

新京報記者探訪發現,麻傢的小院門已上鎖,院落中頗顯凌亂,除瞭魚缸、花草,還有一個門開著的狗籠。 鄰居介紹,麻繼鋼對養狗頗為精通,“養狗是一流的,什麼品種、有沒有得病、得瞭病吃什麼藥,他一看就清楚。 ”

案發地點,南京醫科大學五臺校區,距離麻繼鋼傢僅5公裡。 一位學生告訴記者,林伶案的發生地,是該校原1號教學樓,現已整體租賃給一傢整形美容醫院。 在這位學生的描述中,1號教學樓擁有一個“回”字型的院落,院落像一個小型的廣場,日常會停放車輛。 “裡面像一個天井,隻有一個口子進出。 ”

28年過去,樓宇主體未變,但外墻已經翻新,“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這是案發地,平常根本看不出什麼。 ”

━━━━━

父母連續多年去學校祭奠

“每年的3月24日,我都是難以釋懷。 ”

曾經在南京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工作的葉寧,對此案印象深刻。 他曾撰文提到,案發後,料理完後事,死者的父母帶著巨大的傷痛回傢瞭。 第二年的3月24日,女孩的父母來到校園,祭奠他們的愛女,然後到刑偵支隊,找領導打聽案件的進展。 以後,每年的3月24日,老兩口都要來這裡憑吊他們的女兒,打聽案件的進展。

“大約是第八個或第九個3月24日,支隊長幽幽地說瞭句,‘今天老兩口打電話來的,今年他們身體不好,來不瞭瞭’。 ”葉寧在文中提到。

父親最終沒有等來結果。 2月27日,新京報記者在無錫市濱湖區,找到瞭林伶父母居住的小區。 記者瞭解到,林伶的父親已經離世。 “28年瞭,對傢屬來說太不容易瞭。 ”提及此案,小區內幾乎無人不曉。 ”

新京報此前報道,林伶父母均為江蘇無錫華晶微電子有限公司的員工,林伶遇害後,原南京醫學院第一時間將相關情況告知公司,第二天,公司就組織瞭十幾名職工陪同林伶父母前往南京。

與林伶父母同住一棟樓的鄰居告訴記者,除女兒林伶之外,林氏夫婦還育有一子,兒子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南方工作。 林伶父親去世後,林母一人在傢居住,偶爾會出門旅遊散心。 近年來,林母年事漸高,但身體看上去還算健朗,“日常上下樓、自己出門都沒問題。 ”

▲南醫大案嫌犯老傢村幹部:他傢去南京多年 父母妻子都很友善。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ID:wevideo)

隨後,新京報記者聯系上林伶母親朱女士。 “我是第一個知道破案消息的。 ”朱女士表示,案件破獲後,林伶生前同學和南京警方,第一時間告知她這個消息,“我聽到以後,心情有驚喜,也有難過。 ”簡短的談話後,老人表示感謝各界的關註,隨後掛斷電話。

一位鄰居透露,今年春節,林母被兒子接至南方居住。 在鄰居與林母日常的談話中,偶爾會聽她提起女兒的案子,大致是講破案困難之類的話。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還算平靜。 但我們也不敢往深處問。 誰都知道這件事對這個傢的傷害太大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