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欠錢,除瞭克扣醫生工資,還有別的辦法嗎?

導讀

對應到欠費,僅僅是簡單地用一筆錢,填補另一筆錢的虧空,資金是快捷到位瞭,但有些東西卻再也找不回來瞭……

來源:醫脈通

作者:蔣喻君

本文為作者授權醫脈通發佈,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新疆晨報》曾有報道,患者王某因工傷緊急入院,主治醫生趙某怕耽誤患者治療,主動向醫院做瞭醫藥費擔保,但患者出院後卻拒絕支付應由自己承擔的2.8萬元醫藥費。這筆醫藥費最終從趙醫生的工資中予以扣除,趙醫生無奈,將患者告上瞭法庭。

面對金錢,能考驗出人性,在與金錢的較量中,博弈的是人與人的底線。

患者,請不要被貧窮拖垮瞭自己的善良!

在2016年的上海,有過這樣兩則新聞:28年前欠瞭5000多元住院費的浙江患者,到上海瑞金醫院還瞭欠款;一對年過半百的兄弟,回上海市兒童醫院償還50年前欠下的醫療費。

幾十年的歲月,不論他們當初因何欠債、如今又因何還錢,人還是應該保留對生命最起碼的敬畏,除非你覺得自己的命不值錢。

在《新疆晨報》新聞裡的王某,50歲,是一名工人,年齡再加上受過傷的身體,或許是真的因病致貧,無法承擔費用。但至少可以對醫生的善良表示由衷的感謝和想盡一切辦法去試圖償還這筆欠款所做出的努力吧,然而什麼都沒有。

如果有,趙醫生也不會心寒到將他對簿公堂。畢竟不是醫生令他負傷,而是醫生挽救瞭他的性命啊。

假設大傢都拒付醫藥費,醫院該如何正常運行?醫生又該如何治病救人?到最後,犧牲的是誰的利益呢?

醫生,痛過傷過,請依然對人性抱有希望!

說實話,剛看到新聞,對於趙醫生在救治患者時,能在第一時間就選擇做擔保人,我很驚訝。因為在今天,看多瞭種種道德淪喪的事件後,依舊能對人性本善有著十足信心的人,並不多瞭。

不主動傷害他人,已屬難得可貴,學會自我保護,更是居傢外出必備的錦囊。一個特別善良的人,是會本能去回避惡的。當洶湧的惡朝他們襲來時,他們一次次地被迫刷新底線,慢慢後退,直到退到無處可退的崩潰邊緣。

電影《無問西東》裡說:這個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從心底給出的真心、正義、無畏和同情;願你在被打擊時,記起你的珍貴,抵抗惡意,願你在迷茫時,堅信你的珍貴,行你所行,聽從你心。

我們不能要求趙醫生在官司之後如同從未受過傷那樣不忘初心,不過看到黑暗過後,美好的東西不被遺失是我們共同的渴望。

醫院,請不要做壓垮我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想問醫院決策者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您面臨疾病的折磨,這時用你所有的財富可換回健康,您可會願意?

既然健康是無價之寶,醫生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和辛苦勞動,交換患者的健康,難道不是值得贊嘆的行為嗎?醫生用自己的誠信,保住患者得到合理救治的權益,將生命擺放在最高的位置,如此善良的品行,難道不是這所醫院裡最珍貴的財富嗎?

這些怎麼是區區2.8萬元就可以抵消瞭的?作為一名醫生,如果沒有非常特殊的原因,不至於損失2.8萬元就會影響他的生活質量,卻極有可能因為這2.8萬元的扣罰,從此失去對貧病的同情心,沒有仁心,哪來仁術?

或許他還會遭到周圍人的嘲笑,取笑他白白做瞭一回活雷鋒;或許那些原本願意交付全部真心去診治病患的醫生,看到趙醫生的例子會因此退卻。造成這麼巨大的損失,值得嗎?

人可以把口號喊得無比響亮,但關鍵時刻能夠不忘初心、踐行使命的卻隻有少數,從熱血兒女到麻木無情,其中不乏遭遇瞭趙醫生相似的經歷。

患者欠錢,隻能克扣醫生工資來解決問題嗎?

患者欠費類似事件的歷史絕不短暫,因為貧窮,無法承擔醫藥費的事從不鮮見,有的醫生跑去患者鄉下傢中催款,常常是面對一戶傢徒四壁,連基本生活都難以為繼的窘迫,不僅陪著患者大哭一場,還會留下一點錢。面對這樣的患者,醫者怎能忍心再去使他雪上加霜呢?

在上海市衛生局《1957年患者欠費處理暫行規定》中對“欠費處理對象”分為四類,前三類都是因各種原因共性歸結為經濟實在困難。無論是哪一種,當時的處理意見,或銷賬或催討,都沒有責令醫生自掏腰包的先例。

協和醫院,作為全中國數一數二的醫院,也遭遇過欠費的困擾,作為史料被保存下來的關於患者專門催款記錄中,有一份翔實記載瞭七年間十多次催款的過程。很遺憾的是,很多也是無疾而終。

欠債還錢,不是那麼簡單。為什麼?因為每筆欠款背後,都有深陷困境需要幫助的人和一顆等待拯救的心,不從這些去著手,怎麼討得回錢呢?

當談到管理,我們能侃侃而談很多工具與方法論,很多方法的共同環節都是進行深層原因的分析,因為這才是解決根本問題的辦法。

對應到欠費,僅僅是簡單地用一筆錢,填補另一筆錢的虧空,資金是快捷到位瞭,但有些東西卻再也找不回來瞭……

責編 | 蘇沐

還有件重要的事跟你說

最近微信文章不再按時間順序排列。

這可能讓你無法及時看到我們的文章。

為瞭以後我們能每晚6:30見面,我想邀請你

將“江淮醫學”設為“星標”,或經常為文章點“在看”

不見不散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