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不斷、瘧疾肆虐……中國援非醫生用生命上演醫版戰狼,走出“一帶醫路”

一支由溫醫大附屬眼視光專傢組成的“光明行”醫療隊,日前剛剛平安從非洲佈基納法索返回。這是去年5月中佈復交以來首個中國援佈基納法索的短期衛生援助項目。10餘天的時間裡,醫療隊在當地順利完成146例免費白內障手術,受到佈基納法索衛生部的高度贊揚。

讓我們先來看看兩位援非醫生的故事~

我有需要守護的人

但我應守護更多人

他三次奔赴局勢動蕩的中非,兩次遭遇戰亂;三次被惡性瘧疾撂倒,依然堅守崗位。

他就是溫醫大眼視光第一位援非的醫生吳榮瀚,第十五批中國援中非醫療隊隊長。

縱然時光流逝,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段艱苦奮鬥又充滿溫暖的援非歲月。

2012年8月14日,吳榮瀚等16人遠赴中非首都班吉,在當地的友誼醫院開始為期兩年的援中非醫療。

貧瘠的土地上,環境惡劣、斷水斷電怎麼辦?不怕!吳榮瀚就和隊友們自己動手安裝儀器、籌備藥物,用鍋蒸煮消毒。用拿柳葉刀的手,在這裡拿起菜刀、鐮刀,開荒種地,自食其力。

2012年8月至12月,僅4個多月時間,吳榮瀚率領醫療隊救治當地病患3000餘例,開展手術300餘例,救治華人同胞200多人,當地百姓都會豎起拇指說“中國好醫生”。

鐵血丹心,英雄本色

如果說援非之行,這些困難早已在預料之中。但或許誰也沒有想到,動蕩的時局居然會讓他們真的成為生死一線的戰地醫生。

戰事爆發

隨著中非軍事沖突爆發,當地醫生都停止瞭工作,但吳榮瀚依然在槍林彈雨中完成一臺又一臺手術,工作到撤離當天。

16個人,隻有10張票,誰先走?再次撤退,6個人,隻有5個機位,誰留下?

還有什麼困難比生死抉擇更難呢?而吳榮瀚,從來沒有猶豫過。誰也不知道下一次機會是什麼時候,但每一次,吳榮瀚都義無反顧地把機會讓給隊友,自己堅守到最後一刻。

(吳榮瀚與親人相擁)

安全回國後又返回非洲

好不容易安全回國,待到局勢稍微穩定,吳榮瀚又帶著4名先遣隊員再次返回中非。

但眼前的班吉友誼醫院讓他們目瞪口呆:到處洗劫一空,門板上密密麻麻都是彈孔。器械、藥物、手術包,空無一物,宿舍也隻剩下床板。停水,水箱裡放出的最後一點水,混合著青苔和泥沙。夜晚共眠的是白蟻、蜘蛛、蜥蜴……用僅有的一點裝備,簡陋的診室又開張瞭。

又一次軍事沖突

很快,班吉又開始新一輪軍事沖突。醫療隊駐地外正是沖突的交鋒之地,交通中斷、子彈亂飛,空氣中彌漫著血腥的氣息。

如何治療當地百姓,如何保護自身安全,如何為患瘧疾同胞送藥,等等。戰火紛飛中,這些問題再次極大挑戰著隊長吳榮瀚的勇氣和智慧。

再苦也要堅持、再難也會有辦法!憑借著這股不服輸、不屈服的精神,吳榮瀚帶領著隊友成功經受瞭戰火和困苦的歷練,順利完成各項任務,書寫出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援非故事。

雖然我看起來文弱

但卻能“開創”一所醫院

在患者眼中,孫莉是一位溫婉、嫻靜、說話輕聲細語的醫生。當這個看起來“柔弱”的女子主動報名援非的時候,很多人覺得十分意外。

孫莉當然知道援非意味著什麼,貧窮、戰亂、瘧疾這些以前不曾想過的危險今後隨時會發生在自己身邊。但她相信,隻要自己全力以赴,一定能順利完成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

勇敢的姑娘

2017年底,她離開溫州、告別傢人,前往那個遙遠又陌生的國度。

在中非當地,眼科屬於一片空白,首都最大的醫院班吉友誼醫院竟然沒有眼科醫生,外面連一傢眼鏡店也沒有。作為第16批醫療隊裡僅有的一名眼科醫生,孫莉肩負重任。

在這裡,她一個人既要充當護士,又要充當醫生,還包攬所有關於眼科的事情,包括所有的查視力、做A超、沖洗眼睛等等。這些原本護士或輔助科室做的工作,全部都壓在瞭孫莉一個人身上。

一人 =一傢醫院

有人笑稱,孫莉“開創”瞭一個人的眼科醫院。沒有助手,手術全程就一人全部包攬;缺醫少藥,自己想方設法解決困難;遭遇停電,隻能用手機照明繼續手術……

更讓人擔心的,還有那防不勝防的瘧疾。孫莉也兩次不幸中招,一邊忍受著大汗淋漓、持續寒戰、頭痛欲裂,一邊克服對瘧疾的恐懼,堅持帶病工作。

正是秉持著這樣一種拼搏的精神,孫莉困難面前從來無所畏懼,還主動為無人接診的艾滋病患者進行手術,在停電的情況下用最精細的針線為面部重創者進行縫合。

(援中非醫生孫莉為當地患者做檢查)

“這次非洲來對瞭。” 孫莉說:“當第一位白內障患者做完手術,一下手術臺就把拐杖扔瞭,那一瞬間,眼科醫生的職業榮譽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

醫療援助仍在繼續

再遠,我們也能抵達

由醫科大眼視光精兵強將打造的“光明行”醫療隊在去年底受國傢衛生健康委派遣,啟程前往非洲佈基納法索。

佈基納法索在哪兒

佈基納法索位於撒哈拉沙漠以南,是非洲西部的內陸國,被聯合國列為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傢之一。當地眼科發病率高,其中白內障在諸多患者致盲的因素中位列第一。白內障手術雖已是成熟技術,但在佈基納法索,能做這類手術的醫生極度缺乏,相關醫療設備也嚴重不足。

眼科手術要去突尼斯或法國

“絕大部分患者得不到有效的治療,隻能無奈地錯過最佳或者有效治療期,在朦朧甚至黑暗中艱難度日。”唐加多戈醫院院長Alxandre說,如果要做白內障超聲乳化手術,患者還要到北非的突尼斯甚至遠赴法國。

中國醫生來瞭

此次“光明行”醫療隊帶來瞭中國政府捐贈給佈方衛生部的價值約253萬人民幣的醫療設備、藥品和耗材,在當地開展瞭首個白內障超聲乳化手術,實現佈國歷史上該手術“零”的突破。十餘天的時間,共順利完成瞭146例免費白內障手術,相當於當地一年白內障手術量的好幾倍。

(溫州醫科大學黨委書記呂帆教授給當地患者看診)

(中國醫生與當地患者在一起)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醫療隊在致力於送光明的同時,也非常註重臨床帶教,在患者篩查、術前檢查、手術實施、術後復查等環節手把手地對當地醫生進行指導。特別是在白內障超聲乳化手術中,為沒有學習實踐機會的佈方醫生設計瞭理論培訓、術中跟臺、直至經評估後勝任手術步驟的操作的帶教方案。

溫醫大醫療隊首席專傢呂帆教授說:“ ‘光明行’活動雖然時間不長,但我們願意傾力相授技術和經驗,希望佈方醫生能學會更多的技術,能更好地使用中國政府捐贈的醫療設備造福當地民眾。”

佈基納法索國傢電視臺的記者BENJAIN全程拍攝記錄瞭“光明行”活動。中國駐佈基納法索大使館和佈衛生部也分別發來感謝函。中國駐佈大使館在感謝函中說,援佈“光明行”醫療隊用實際行動詮釋瞭“不畏艱苦、甘於奉獻、救死扶傷、大愛無疆”的中國醫療隊精神,進一步提升瞭我國在佈基納法索的良好形象。佈衛生部在感謝函中說,感謝溫醫大專傢忘我工作,幫助當地患者重見光明,並加強瞭當地醫院的眼科實力。

眼中有光,心中有愛

事實上,溫醫大眼視光醫院與非洲的情緣遠不至於此。在浙江省衛健委組織的“援非”行動中,他們踴躍參與,積極接力,在“一帶醫路”上譜寫出一首又一首的動人歌曲。同時,在溫醫大眼視光的發展史中,慈善公益是代代相傳的優良傳統,並打造瞭“愛心溫州.慈善啟明”“明眸工程”“光明行動”“川藏青光明工程”等多個慈善品牌項目。

為瞭那一雙雙渴望光明的眼睛,溫醫大眼視光人一直在路上。(文/溫州醫科大學眼視光醫院葉小靜 趙浩琦)

編輯制作:夏海波

健康報小編

覺得文章不錯,請分享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