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超聲示“舒張功能不全”,要不要治?

心臟超聲是心血管科常用的輔助檢查之一,也是診斷心血管疾病的重要依據,然而有些心臟超聲表現中的所謂「異常」,其實並沒有太大意義,或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因此,筆者整理了心臟超聲檢查中,可能沒有意義或意義甚微的 12 種表現,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多次對照、變化不大的心臟超聲測值

心臟是一個相對不規則的器官,而且每天生生不息地在跳動。即便業內有相對統一的測量方法,但要保證同質化還是有點難。

要保證每次測量一致,須保證同樣的方法、同樣的測量位置、同樣的切面、同樣的測量時相。就算是同一個測量醫生,也很難保證沒有誤差。

因此對於那些多次對照、變化不大的心臟超聲測值,尤其在正常范圍以內的、毫米級的測量差異,可忽略不計,更不需要短時間內反復、多次的檢查。

凡有心血管危險因素或者疾病的患者,可長期隨訪。

心臟不停跳動且不規則,想規避測量誤差挺難的

偶爾發現的歐式瓣

歐式瓣(Eustachian 瓣)是心臟右房內異常條索結構,是胚胎發育過程中下腔靜脈瓣或冠狀靜脈竇瓣發育過長或吸收不完全,而先天性殘留在右房內的條索結構(也稱殘存下腔靜脈瓣)。

在進行右心導管檢查、起搏器植入術、射頻消融術的患者,過度冗長的歐式瓣,有可能導致導管進入右心困難或纏繞電極,但絕大多數的歐式瓣沒有臨床血流動力學意義。

歐式瓣(Eustachian valve)

偶爾發現的 Chiari 網

Chiari 網為位於右心房中的網狀的胚胎殘存結構,與歐式瓣一樣,也是胚胎發育過程中吸收不完全的下腔靜脈瓣和冠狀竇瓣退化形成。

這種患者常無臨床癥狀或體征,其在普通人群中的發生率約為 2%。與歐式瓣一樣,對健康人而言,絕大多數的 Chiari 網沒有臨床血流動力學意義,但若患者進行右心系統的導管檢查或治療,應引起重視。

另外在房顫的患者,應警惕可能發生血栓或肺栓塞可能。

Chiari 網:右房內的網狀結構

右心房終末嵴

終末嵴(界嵴)是右心房內的一個正常解剖結構,它一直都在那裡,隻是很多人不了解。

超聲表現往往是在四腔內切面中,為右心房頂部的一個大小不一的突起,臨床中誤診為占位的不少。CT 和磁共振檢查中,類似的斷面,也能發現這一結構。

心臟電生理醫生對此並不陌生,作為天然的解剖屏障,房性心動過速的射頻治療往往與之有關。

心尖四腔心切面,常在右房頂觀察到這一結構,容易誤診為占位

瓣膜形態、房室大小功能正常的房室瓣反流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也就允許微量和少量反流的房室瓣存在。

對於瓣膜形態、房室大小及功能正常的房室瓣反流,無須大驚小怪。不放心的可以一年左右復查一次心臟超聲。

隨訪沒有變化的、輕度肺動脈瓣反流

肺動脈瓣反流是很常見的,真正因為反流導致血流動力學障礙的,反而比較少,多數見於法四術後的患者等。

對於體檢偶然發現的少量反流,肺動脈壓力不高、內徑不寬的,臨床意義甚小。若在隨訪中上述指標也沒有變化,則更沒意義,不必引起恐慌。

華法林嵴

華法林嵴(Coumadin ridge)是左心房內的一個正常解剖結構,與終末嵴一樣,人家一直都在那裡,隻是很多人不認識,最後還被誤診為血栓之類的疾病,其後果就是導致患者服用不必要的華法林(商品名 Coumadin),所以才有了這個名字。

華法林嵴常位於左心房側壁,但也可位於心房頂部,表現為左心耳與左上肺靜脈之間的肌性嵴樣凸起,並不罕見。超聲心動圖上可表現為 Q 尾征(Q-tip sign)或棉簽樣改變。

心尖四腔心切面,常在左房側壁觀察到這一結構

房間隔脂肪瘤樣肥厚

房間隔脂肪瘤樣肥厚(lipomatous hypertrophy of the interatrial septum,LHIS)是指脂肪細胞在心臟房間隔的增殖,而產生的對房間隔相鄰結構組織的擠壓的一系列病癥。

但由於瘤體較小,患者無任何癥狀,常在超聲體檢或屍檢時才發現。但若瘤體巨大,可能會產生壓迫或阻塞血液回流的作用。CT 和磁共振有助於鑒別診斷。

房間隔脂肪瘤樣肥厚超聲表現

不合並矛盾栓塞、減壓病的卵圓孔未閉

既往多認為卵圓孔未閉對人體影響較小,但是隨著對矛盾栓塞的認識提高,人們開始意識到這種解剖結構可能會導致中風、偏頭痛、減壓病等。卵圓孔這個位置本身也可能形成血栓並脫落導致栓塞。

目前關於卵圓孔未閉封堵的臨床試驗,結果都不盡人意。作為一個常見解剖異常,在沒有確鑿證據顯示其是矛盾栓塞、減壓病的元兇巨惡的情況下,不需要常規進行封堵。

卵圓孔未閉,左向右分流

左心室假腱索

左心室假腱索可起源於左心室任何一側壁,多見於前壁和乳頭肌,終止於室間隔膜部、肌部或心尖部,少數假腱索起止於乳頭肌、心尖部和遊離壁之間,極少數位於左心室流出道和主動脈瓣。

它一般呈索條狀,單條或多條,大致可分為含有和不含有心肌傳導組織兩大類。

既往認為,假腱索可能會因心臟舒縮使其受到機械性牽拉,成為室性早搏的原因。但實際上絕大多數的假腱索沒有癥狀,也沒有太大的臨床意義。

食管中段四腔心切面,左心室假腱索

局限、微量的心包積液

正常心包腔內便有少量潤滑液體,超聲檢查中常在右心房頂部等位置發現一些積液存在。

如果患者沒有炎癥、結核、腫瘤等疾病,這種局限、微量的液體,既沒有血流動力學意義,也沒有臨床意義;焦慮患者可定期復查,隻是間隔時間可以盡量久一些。

沒有任何癥狀的「舒張功能不全」

與收縮功能相比,舒張功能的評估更加復雜。

目前為止,超聲心動圖是評估舒張功能最重要的無創性手段,但舒張功能評估很難找到一個孤立的指標直接診斷。

目前關於舒張功能降低的診斷過於簡單粗暴,很多人看到二尖瓣血流的 E 峰小於 A 峰就下診斷,並不妥當。這隻是患者左心室松弛受損的表現,隨著年齡的增大,可以出現這種所謂的「異常」。

若要判斷是否有舒張功能不全,應該多種參數有機結合,並且根據是否有心衰癥狀體征,判斷能否診斷射血分數保留的心衰。

以上便是筆者整理的 12 種可能沒有意義或意義甚微的心臟超聲表現,為便於各位記憶,總結如下:

多次對照、變化不大的心臟超聲測值

偶爾發現的歐式瓣

偶爾發現的 Chiari 網

右心房終末嵴

瓣膜形態、房室大小功能正常的房室瓣反流

隨訪沒有變化的、輕度肺動脈瓣反流

華法林嵴

房間隔脂肪瘤樣肥厚

不合並矛盾栓塞、減壓病的卵圓孔未閉

左心室假腱索

局限、微量的心包積液

沒有任何癥狀的「舒張功能不全」

本文首發於個人公眾號「孔較瘦」(ID:konglingqiu0825),授權「心血管時間」修改發佈

策劃:ly

題圖來源: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