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可馨我想問你,知錯不改的孩子,我們為什麼要原諒你?

許可馨火瞭,因為她辱國辱民的言辭,也因為她的不知悔改。

一邊假惺惺地道歉,卻說自己是為瞭弱勢者、少數者發言。

轉眼就跟別人說我們是一群耗子,說我們三天就會遺忘這件事情。

一邊又炫耀叔叔給瞭35萬生活費。

不,我們不會,對於一個知錯不改的孩子,我們為什麼要原諒?

原諒隻應該給那些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想要改進的人,而你,不配獲得我們的原諒!

許可馨到底做瞭什麼,讓每一個有血有肉的國人來譴責她呢?

隨著疫情的爆發,大量海外留學的人開始歸國。而祖國也向他們無私地敞開瞭懷抱,為瞭更好地控制疫情。現在所有的省市,基本上都要求海外歸國人員需要隔離14天。

這麼一個為瞭所有人生命安全的舉措,卻被許可馨說回國像犯人,在賓館隔離是坐牢。

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武漢的醫生奮鬥在最前線的時候,她卻說會希望自己的醫生朋友們臨陣逃脫。

臨陣逃脫?生病的病人怎麼辦?病情擴散怎麼辦?其他人的生命,根本不在許可馨考慮的范圍裡,她的眼裡隻有自己,其他人可能都是耗子吧!

除此外,還公開罵中國人是賤骨頭,標榜自己能走到今天,靠的是爸媽的錢和人脈,靠的是蘇州的平臺。

這樣一個從小就生活在良好的環境裡,無論自己犯什麼錯誤,都可以通過錢和人脈來解決的人,真的會因為大傢的謾罵而改正嗎?

許可馨變成現在這樣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她初中同學就說,她是個人品極差,心腸歹毒的人,而且還是反社會性人格。

這樣一個反社會性的人格的人,居然依靠爸媽的錢和資源以及蘇州的平臺,變成瞭留學生,開始站在國外的視角詆毀中國,謾罵中國人。到底是誰給你的優越感?

其實許可馨會變成這樣,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來自於父母的教育。

估計小時候犯錯瞭,父母就通過錢和資源來進行解決,沒有正確的引導她如何去承擔錯誤,改進錯誤。

父母,應該怎麼引導孩子認識到自己錯誤並改進呢?

第一,鼓勵孩子勇敢地面對錯誤

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每一個人都會犯錯誤。當我們犯錯的時候需要去勇敢承認,而不是,用一個錯誤去掩飾另外一個錯誤。

第二,父母應該反思自己的過錯

子不教,父之過。孩子們的一言一行,其實都是父母言傳身教的表現。

比如,孩子看到爸媽犯錯的時候,不主動承認自己的錯誤,而是閃爍其詞,或者避而不談。這些都會給孩子造成不好的印象。

最好的方法是誠摯地對著孩子的眼睛說,寶貝,這件事情,媽媽做錯瞭。媽媽以後不會再這樣瞭,原諒媽媽好不好?

孩子,一直在不斷的學習,青少年時期是他們人格形成的關鍵時期,在這段期間父母需要做好正向的引導。

第三,對勇於承認錯誤的行為進行表揚

在承擔錯誤的過程之中,孩子的內心過程其實是很復雜的,當他們終於下定決心承認錯誤之後,父母應該及時給予鼓勵。

讓他們知道,承認錯誤是可以得到表揚的,並不會因為自己承認錯誤而引起責罰和打罵。

達爾文曾經說過,任何改正都是進步。犯錯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毫不知悔改,一犯再犯。

<

p class=”ql-align-justify”>許可馨,如果你一直把我們當成是一群耗子,一群三天就會遺忘的人,我想我們沒有理由去原諒你。真正的原諒,應該給予那些敢於承認錯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