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僅是功夫片-李連傑版《精武英雄》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看了很多近期的功夫片後,才意識到《精武英雄》的優秀,甚至是偉大。於是,趕緊翻出來重新看一遍,如同,在吃了個爛桃子讓我上吐下瀉後,必須補充點營養品恢復一下元氣。

首先這是一部功夫片,我們就先說說“功夫”。很早就有個疑惑,中國武術講究套路,一招一式都有要求,那如果套路完全對不上,比如套路是要求你這招防守下盤,此時對方正好攻擊你的上盤,你不是門戶大開了?後來,看了托尼賈的《拳霸》,必須承認,中國武術在“搏擊力”方面,恐怕比不上泰拳,試想一下,你從高空跳落擊打對手,用足踝踢他的面頰和用膝蓋撞擊他的面額,哪個殺傷力大?

在《精武英雄》中,陳真回到精武門後,教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側踢”,並介紹這是從日本人處學到的,稍微一想就會知道,側踢的力量肯定更大些。後來,在霍元甲墓前,陳真和船越文夫決鬥時,最後使用了“肘擊”,這應該是泰拳常用的,所以船越文夫會問,這是什麼拳法。陳真回答,不管什麼拳法,能擊敗你的就是好拳法,說明陳真通過留學,知道了自身(中國)的不足,知道了學習和借鑒。 而最有代表性的是最後的決鬥,陳真和藤田剛在性命攸關的最後,都采用的西方的拳擊術,反觀使用迷蹤拳的霍廷恩,則是不堪一擊。

現實中,大家也意識到了傳統武術在搏擊力上的弱點,比如李小龍,作為中國功夫的代言人,你能說他使用的是八卦掌還是太極拳?在《導火線》中,甄子丹淋漓盡致的展現了格鬥式的中國功夫,到了《殺破狼2》,也終於上演了吳京和托尼賈的中泰之戰。

當然,如果我們深究一下,穿著中山裝的陳真代表著融合外來拳法的新力量,穿著和服的船越文夫代表著傳統的武術,最後的結果也是平手,考慮年齡因素,似乎傳統武術更勝一籌,類似西醫抗生素立竿見影,時間一長有了耐藥性,反不如中醫的調養長期見效。也可以說中國武術包含哲學在裡面,比如“太極”,“八卦”,習武的目的更多的不是“勝人”,而是“勝己”。

到了甄子丹的陳真(《精武風雲》),則是仿佛齊天大聖一般稀裡嘩啦把日本人摧枯拉朽的給滅了;而成龍的《鐵道飛虎》,給人錯覺,仿佛當年不是日本侵略我們、我們節節敗退,而是隻要我們隨便派幾個鄉下人,就可以去把日本國給滅了。

即便使用了日本招式,學習了西洋拳擊,陳真還是中國人,最後還是中國人贏了。相反,如果依靠神話似的想想意淫,固步自封,後果如何,歷史早已明鑒。

比起功夫,《精武英雄》對那個時期的歷史背景及中國、日本的國民性也有了更深刻的描寫,當然不能和薑文的《鬼子來了》相比,但對於一部商業功夫片子,也是難能可貴的。

我們知道,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無論如何粉飾,大的方向是不能改變的。比如,當年是日本比我們先進,所以電影一開頭,陳真是在日本的學校裡學習,這也不丟人,當年我們大唐盛世,日本也排了大量的“遣唐使”。尤其是,電影中提到了,正是霍元甲這個似乎老派的中國人決定要送陳真去日本學習的。

回想一下情節,中國人和日本人的安排也挺有意思的,給霍元甲下毒的是中國人(日本人指示的);排擠陳真離開精武門的是中國人(精武門是霍家的私產,必須傳給霍家人);在法庭上幫助陳真的是日本女子光子;中國人的觀念也逐漸變化:接受了青樓女進精武門,霍廷恩主動找到陳真,要求把迷蹤拳傳給給多的人;最後放走陳真的是日本人(這個日本大使也是為了自己國家的考慮,他代表文官的想法:如果中日開戰,最後的失敗一定是日本。就是螞蟻和大象的比喻);尤其是最後,保護陳真的是巡捕房的中國人,其實想象一下,當年的給洋人甚至日本做事的中國人,無非也是為了生計的普通人,找個工作,養家糊口,但在關鍵時期,也會拍案而起:“老子也是中國人!”(在甄子丹的《葉問1》中,專門設定了這樣的一個人物)。

這樣的人物設定在李連傑的《黃飛鴻》系列中同樣有體現,影片中,黃飛鴻的對手大都是中國人(白蓮教的愚昧殘暴),保護的卻是洋人(保護教堂),在一次重要的審判中,是洋人神父作證救了黃飛鴻,而中國人都躲了起來求自保,等等。

電影中有一句臺詞,閑來無聊想想也挺有意思的。在船越文夫和日本領事對話中,說“當年孫文先生是我們黑龍會的好朋友。”日本人贊助孫文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會白白贊助?有什麼要求?孫先生答應了嗎?是否有孫版的《二十一條》?

最後,談談愛情,或者確切說是“愛慕”,畢竟陳真和光子連拉手都沒有。光子為了陳真,拋棄優越的家庭,來到仇恨日本人的中國,然後,為了解救陳真,不惜損傷自己的聲譽(謊稱陳真和自己待了一晚),對於這樣的女孩子,聲譽應該比性命更重要吧。

最值得稱道的是陳真的表現,作為精武門的榜樣,霍元甲的高足,留過洋的好青年,陳真決定放棄一切,並背負“漢奸”的罵名,隻去做個普通的職員,住茅草屋,因為“這個女孩子為我放棄了一切,我一定要照顧好她”,非常樸實和簡單的邏輯。我們常言必稱“國家大義,民族氣節”,但集體也是有眾多個體組成的,一個人,不愛自己的親人,甚至大義滅親(當然,親人並不是大惡大奸之人,比如電影中的光子,隻是個善良淳樸的女孩子),能指望他愛那些不親的人嗎?滿口“集體主義”,卻誰都不愛的人,本質是自私自利的投機主義者,比如當年文革中,那些為了各種主義,拋棄甚至陷害親人的所謂政治正確者,目的無非自保。關鍵時刻,更容易成為真正的漢奸、賣國賊。

回顧歷史,抗日戰爭中,投日的大都是革命黨的仁人志士,而北洋派的壞蛋們卻很少有人做了漢奸。

陳真可能並不像光子喜歡他那麼喜歡光子,但,她為了他犧牲一切,他必要照顧她一生,除去愛情,這也是“士為知己者死”的仁義之情。

最後,光子選擇了離開,成全陳真的一世英名,恐怕,她和陳真將不會再見了,所以—-還是不要打仗最好了。這也是李連傑在拍過《黃飛鴻》、《精武英雄》後,堅持拍一部說教意味濃厚的《霍元甲》的原因吧。當然,你一定要比別人強,才可以做到——別人不敢惹你,因為你是霍元甲啊!